中央政府門户網 | 簡體 | 繁體 | English  
 
 
 
 
 
政務新媒體矩陣
 
 
 
 
首頁 | 四川概況 | 政府領導 | 機構職能 | 政務公開 | 政務服務 | 互動交流 | 投資四川 | 旅遊四川 | 網站導航

成都軟件產業再調查

  • 2021年03月16日 07時45分
  • 來源: 四川日報
  • 【物流大陸】


天府軟件園一瞥。記者 何海洋 攝



2012年2月,成都獲批成為全國第三個“中國軟件名城”

這也是西部首個獲此殊榮的城市

如今,9年過去

成都在全國13個軟件名城中,位於哪個梯隊?

一個場景

知名企業扎堆的天府三街

忙碌的城市B面

每個工作日清晨,天府三街地鐵站,人潮洶湧。

3月5日,成都軌道交通線網單日客運量再創新高,當天天府三街站的數據擠進前三。由高德地圖發佈的“全國十大熱門上班路線”,研究了開車上班的人羣。其中成都的上榜線路為:劍南大道南段-劍南大道中段-天府三街。雖然沒有確切比例,但他們中的大多數,是被稱為“碼農”的一羣人。有人戲稱,他們是成都打工族中收入最高的一羣人。

“天府三街”在哪裏?不論從這個站的哪個出口出來,都避不開周圍高樓上那些閃閃發亮的牌子:騰訊、阿里巴巴、攜程……

這裏,是天府軟件園所在地,也是成都軟件產業發展的最佳觀察點。

如果説成都這座城市充滿包容和安逸的A面體現在其他城區,那這裏其實更能體現以創新創業、奮鬥和堅持為主的B面。

在這裏,每天都在上演着各種奇蹟:極米科技在上交所“敲鐘”,正式登陸科創板,上市首日收盤價即達到530.01元;誕生於成都的《王者榮耀》成為現象級手遊;《流浪地球》《唐人街探案3》《你好,李煥英》等高人氣影片的特效來自成都;還有1億人背單詞的APP“百詞斬”、全國多個城市公共交通正在使用的人臉識別系統……

三個故事

走進天府軟件園,記者調查採訪了3家企業,尋覓成都軟件企業的一些共性特徵

從非主流走向舞台C位的嘗試

從“蓋房子”到幫別人設計如何“蓋房”

“20多個房間,1800名工作人員。在角落的那個小格子可能是為戴爾集團服務的,而另一個小格子插着微軟的旗子……”10多年前,有一本書非常有名,叫《世界是平的》。書中,作者這樣描繪了印度班加羅爾一個外包呼叫中心的場景。

夢思特(MonstarLab)中國區總經理張豔對這本書印象深刻。因為同樣的場景,也發生在夢思特2010年剛進入成都時。“我們是一家總部在日本的外資企業,目前中國區總部在成都,當年主要承接一些日本軟件企業的離岸外包業務。”張豔説,拿蓋房子來打比方,日本企業管設計,而成都企業只管“蓋”。

神奇的是,10餘年後,雙方軟件企業仍在頻繁互動,角色卻已完全不同。

“2015年開始,包括成都在內的中國軟件企業發展勢頭很猛,綜合實力、研發能力都在增強;同時,由於人力成本的增長,外包業務的優勢也在漸漸消逝。”張豔説,當時公司有個判斷:中國在數字化轉型的領域有望領跑全球。

與此同時,夢思特發現了一個奇特的現象:很多外資企業進入中國,遭遇了“水土不服”。“他們發現中國人很少用現金,發現大街上突然出現了‘盒馬’這樣的新零售,很困惑。”

於是,為進入中國的外資企業提供數字化轉型服務,成為夢思特的新方向。

張豔舉例:日本一家頭部二手奢侈品回收販賣公司進入中國,不知道該怎麼找到自己的客户,“我們幫他們搭建微信小程序,開通微信公眾號,銷路很快打開。”

另一個例子是,日本一家知名音樂公司,疫情期間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賺錢了:明星“宅”在家裏,開不了演唱會,怎麼辦?“我們為他們提供自主研發的直播應用層技術,加上騰訊公司的底層支持技術,幫助他們做直播、歌迷見面會、雲握手會等。”

“事實上,我們已經在對歐美、日本進行反向的技術輸出。”張豔説,企業今年有個“小目標”:做日本小程序領域的No.1。“日本在小程序領域還處於起步階段,很多企業都是每個應用領域做一個APP,非常麻煩。我們希望能在這個市場上搶先一步。”

從手機APP“體檢專家”到“伴你出海”

撲倒、掩護、撿槍、射擊……當你在手機上酣暢淋漓“吃雞”的時候,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,就是APP突然“卡住”吧?

“不少人都遇到過手機APP卡頓、閃退甚至無法使用,原因在於APP與手機存在兼容障礙。”TestBird測試業務部總經理陳肖宇説,TestBird要做的,就是對即將上市的APP進行一次“全面體檢”。

這也是TestBird自成立以來一直專注的細分領域。

TestBird的測試機房,如同一間手機大賣場。上千部不同手機整齊排列在網格架上,充電口連接着充電線,屏幕不停閃爍。“我們這裏囊括了市場上所有品牌和型號的手機。”

一款新的APP送來之後,TestBird先對其錄製腳本,然後輸入上千部手機同時運行,模擬用户的使用過程。“安裝失敗、崩潰、白屏、文字超過邊框……任何一個小缺陷都會被檢測出來。”陳肖宇説。

如此大的檢測量,光靠人工顯然不行。為此,TestBird自主開發了自動化測試平台,並首創鷹眼對象識別技術,突破了遊戲和手機兼容適配兩大難點的技術集成。

此後,公司連續推出了“雲測服務”“眾測服務”“自動化測試平台”等系列產品,並連續多年發佈《手遊測試白皮書》,為國內移動遊戲企業的從業者、機構、政府主管部門提供權威數據,將中國的手遊自動化測試推向了世界前列。

2017年,手遊行業迎來洗牌。大趨勢下,國內不少APP開發者選擇“出海”。“我們對超過1萬家公司、上百萬款APP進行測試後,積累了龐大的數據庫。”陳肖宇説,這正是克服APP出海“水土不服”的核心資源。

於是,“伴你出海”成為TestBird的新業務領域。“一方面是針對出海APP的測試服務,每年以15%增長。”TestBird商務主管馮俞昆介紹,“另一方面,針對出海APP的海外媒體營銷業務,更是以每年50%-60%的增速迅速成長。”

從智能裝備到互聯網泛運動服務

從外觀上看,這款穿衣鏡並沒有異樣。一旦接通電源、打開程序,彷彿打開了“魔盒”,它立馬變身“魔鏡”——

鏡面內置的顯示屏上,你的專屬健身教練開始賣力地跳起一套有氧操,召喚你跟着屏幕動起來;鏡面一側,你的各項運動數據不斷更新,甚至還可以跟小夥伴們在線PK……

3月5日,在位於成都天府軟件園D區的咕咚科技辦公區,申波興奮地談起這款即將上市的智能運動裝備。作為咕咚創始人兼CEO,他的辦公室有些“另類”:辦公桌上至少有5只不同型號的運動手錶,桌旁貨架上,堆滿了五顏六色的運動鞋,乍一看,像個運動裝備倉庫。

“咕咚是智能運動的倡導者和先行者,目前用户數量已達1.8億,每天需要響應來自全球210個國家和地區用户的數千萬次運動需求。”申波説,咕咚通過強大的運動數據、AI等技術手段,為用户提供互聯網泛運動服務。

泛運動服務的內容之一,就是智能運動裝備。公司的展示架上,一款智能跑鞋的鞋墊被植入了芯片,“芯片內有針對跑步用户開發的運動能力測試系統,實時監測用户跑步數據,評估用户身體狀態,發出語音指導。”申波説,類似的產品,還有智能跑鞋、GPS運動手錶、智能藍牙心率耳機、智能跑步機、智能心率手環等。

“隨着智能交互技術的高速成長,多維度運動大數據的高效應用,我們打造了‘數據+服務’的新平台,構建咕咚虛擬AI教練。”申波説,平台背後,是50億條運動大數據。

去年初,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人們不得不長期“宅家”,這讓咕咚也遭遇了行業難題。突圍的策略是營造運動新場景,把客廳變成健身房。咕咚TV版應運而生,帶來豐富的室內帶練課程,還可綁定智能裝備進入互動課程,讓用户獲得更精準的運動評估和指導。

兩個判斷

9年過去,成都軟件業進入規模跨越階段

結構優化和質量提升帶來改變

數字娛樂、動漫遊戲、文化創意

成都在這些領域已形成一定優勢

成都軟件產業的舞台,正在上演怎樣的大戲?

一組新鮮出爐的數據最為客觀:2020年,成都市軟件產業主營業務收入首次突破5000億元,達5133.7億元,同比增長14.3%。其中,軟件業務收入4013.3億元,同比增長14.0%,高於全國平均增速,總量約佔全國的5%。

“成都的軟件產業結構持續調整優化,新的增長點不斷湧現,支撐裝備製造、遊戲、動漫等行業發展的能力不斷增強,正在成為數字經濟發展、智慧社會演進的重要驅動力量。”成都信息工程大學軟件工程學院院長唐聃評價。

2012年2月,成都獲批成為全國第三個“中國軟件名城”,也是中西部唯一的綜合型軟件名城。如今,9年過去,成都在全國13個軟件名城中,屬於哪個“梯隊”?

“按照全年軟件業務收入來看,去年成都排名全國第七,15個副省級城市排名保持第五。”唐聃説,“和其他的軟件名城相比,成都在數字娛樂、動漫遊戲、文化創意等領域已經形成了一定的優勢。”

而企鵝智庫發佈的《新一線城市互聯網生態指數報告(2019)》,則從38個指標維度丈量了不同城市、不同區域的互聯網生態發展水平。在這份報告中,北京是中國互聯網之都,近50%的中國互聯網“獨角獸”企業都誕生於此;杭州互聯網企業數量多、行業活力大。成都與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廣州同列為“互聯網生態一線城市”,被稱為“中國互聯網的第五極”。

“成都軟件產業已進入規模跨越的階段。”成都市經信局相關負責人説,按照成都市的規劃,到2022年,成都將引領“中國軟件名城”第二方陣。2022年至2025年則是成都軟件產業發展的第三階段,目標是成功跨入“中國軟件名城”第一梯隊,成為世界軟件產業重要的研發基地和標杆城市。

從外包為主到打造自有品牌

成都的軟件產業有了質的提升

“質的提升”,是唐聃對近年來成都軟件產業發展新趨勢的研判。這種提升,體現在“關鍵技術+主要產品+新興服務”的產業核心體系的穩步發展。

“比如,工業軟件的一些關鍵技術已經達到國內領先水平,並有望持續突破。”唐聃説。

去年,由成都飛機工業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、成都天府軟件園有限公司、成都信息工程大學等組成的聯合體,成功中標工信部2020年工業軟件協同攻關和體驗推廣中心項目。這是我國在中西部佈局的唯一一個國家級工業軟件協同攻關中心。“將對國內工業軟件攻關和產業發展形成較強的示範作用。”成都高新區新經濟局相關負責人説。

根據成都市經信局的數據,2020年,成都共計31個項目被列入國家專項;新獲批“核高基”、新一代寬帶無線移動通信網等相關產業領域省級工程研究中心(工程實驗室)9個,軟件產業相關國家認定企業技術中心(含分中心)2個。

而在主要產品+新興服務方面,去年以來,遠程診療、無接觸服務、智能防疫、雲辦公等新業態、新模式不斷湧現,形成軟件業務新的增長點,“信息技術服務不斷加快向經濟社會各領域滲透和應用,助推傳統產業數字化轉型。”成都市經信局相關負責人説。

在成都市2021年全市軟件產業發展推進工作要點中,明確提出支持關鍵軟件研發和應用示範,推出一批好用、能用的“首版次”關鍵軟件產品。並將圍繞智慧教育、智慧城市、智慧健康養老、智慧水務、智慧旅遊、新型警務服務6個方面,加快打造應用場景。

“可以説,成都的軟件產業,正在邁向產業鏈的高端。”申波説,從以應用軟件為主,到現在掌握核心技術、打造自有品牌、走向國際市場,成都的軟件企業形態正在發生改變。(記者 張彧希)

責任編輯: 劉怡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四川省人民政府網站

主管單位:四川省人民政府辦公廳    主辦單位:四川省大數據中心

運行維護單位:中國電信四川公司

網站標識碼5100000062  蜀ICP備13001288號 

川公網安備 51010402000507號
網站地圖 網站聲明 聯繫我們 主編信箱